人员甄别栏目合作狐说西游宽带自助
首页>星部落>看完了两大顶级乐团的中国巡演,才明白为何郎朗被称为“中国骄傲”

看完了两大顶级乐团的中国巡演,才明白为何郎朗被称为“中国骄傲”

2018-11-30 20:23:33作者/来源:郎朗

这个十一月,对于国内广大古典音乐迷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月份。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这两大世界顶级乐团相继开启了他们世界巡回的中国巡演。柏林爱乐,郎朗+古斯塔夫·杜达梅尔的两大80后传奇音乐大师的强强联袂。维也纳爱乐,郎朗+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的经典组合。两大顶级乐团加顶级大师组合的轮番上演,一定让广大古典乐迷在这些音乐盛宴中大饱耳福!

1.jpg

2.jpg

一、两大顶级乐团巡演的中国巡演,都不约而同地邀请了郎朗

1.国家大剧院,郎朗助力柏林爱乐首站完美落幕

11月24日晚,各界领导,演艺界明星,资深音乐人人以及众多古典音乐迷齐聚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只为了聆听一场注定经典的音乐会。虽然柏林爱乐乐团在前一天就开启了中国首演,但众所周知,24号的演出才是重头戏,只因为郎朗2018年国内音乐会的演出首秀在24号才上演。

由于这场音乐会是柏林爱乐乐团世界巡演的中国首站,也是郎朗2018年国内的音乐会首秀,加上杜达梅尔和郎朗两大80后天才大师联袂合作的看点,从开票起就门票就瞬间被售罄,据传有不少粉丝甚至买了七八千的黄牛票特地来欣赏本场音乐会。

3.jpg

2.天津大剧院,郎朗联袂维也纳爱乐首秀旗开得胜

两天后的天津大剧院,郎朗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再次上演了一场顶级的音乐盛宴。11月26号的大剧院音乐厅,高朋满座座无虚席,这是维也纳爱乐乐团成团之后首次来到天津巡演。因为这场有郎朗的加入,主办方甚至特意加开座位。天津这场也跟北京一样,一开票就秒售一空。

4.jpg

3. 广州、上海,郎朗助力维也纳中国巡演忙不停

除了两大顶级乐团世界巡演的中国首战,11月29日晚,郎朗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强强联袂再次奏响广州星海音乐厅。紧接着,他们还会一路高歌,即将在12月1日晚上联袂奏响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5.jpg

二,顶级乐团的重要演出,为何都要请郎朗?

柏林爱乐乐团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在古典音乐界的地位自然不用赘述,北京与天津均为两大顶级乐团世界巡回的中国首演,如此重要的演出,两大乐团均不约而同地邀请郎朗参与演出。今年,美国顶级乐团克利夫兰交响乐团100周年庆典音乐会,世界三大音乐节瑞士琉森音乐节的开幕音乐会,古典音乐唱片巨头德意志唱片公司120周年庆典音乐会等等这些顶级音乐会上,主办方都悉数邀请了郎朗压阵,大有非郎不可的感觉!为何重大的演出都要邀请郎朗坐镇呢?

6.jpg

1.国际钢琴大师的钢琴造诣

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莫斯特在郎朗十五岁时候就认识了郎朗,那时候的莫斯特是郎朗的考官,初见郎朗的莫斯特,当时就对这个十五岁的孩子进行了高度评价。

就在今年九月中旬,郎朗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本年度第一次合作彩排时,莫斯特又一次对郎朗进行了高度评价。彩排结束,他在台上跟观众说:“我第一次见到郎朗的时候他才15岁,在当时我就已经对郎朗的才华所震惊。现在,郎朗弹奏莫扎特的水平已经达到了顶级水平。还记得第一次和郎朗合作的时候,在苏黎世歌剧院,第一次见郎朗的时候是他刚刚对弹奏莫扎特有一点领悟的时候。但有一件事令我记忆非常深刻,那天上午我和他一起彩排,我发现了他弹奏有一些小小的问题,于是我们就一起探讨。到了晚上我在音乐厅里指挥莫扎特的歌剧《魔笛》的音乐会,他便在后台观摩学习,用后台的钢琴开始练习。到了第二天,郎朗竟然把《魔笛》里面的所有角色都演奏的惟妙惟肖,晚上他演奏的协奏曲就像把《魔笛》弹奏出来了一样,我当时非常的震惊同时就在心里面对郎朗啧啧称奇,觉得变化也太大了,觉得他一定是个钢琴天才。”

7.jpg

除了莫斯特,指挥大师里卡多•夏伊也在琉森音乐会后对郎朗的钢琴水平进行了极高的评价。

迄今为止,郎朗是世界上与五大顶级交响乐团合作最多的钢琴艺术家。

8.jpg

2.传奇性正能量励志经历赢得广泛尊重

与来自委内瑞拉的指挥大师杜达梅尔的经历相似,郎朗来自中国,委内瑞拉与中国,这两个国家都是所谓的非古典音乐的传统国度。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国家的古典音乐文化土壤相对贫瘠,但郎朗来自于中国的普通家庭,一个来自东方国度的年轻人,硬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的努力,用自己的实力,让东方人在西方人发明的艺术中占据了强有力的一席之地,这样的正能量传奇励志经历,值得去被人尊重。

9.jpg


3.出色的人格魅力

11月24号国家大剧院,郎朗与杜达梅尔的合作已是近日两人的第二次合作了,此前两人刚刚合作为好莱坞电影《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配乐。郎朗与杜达梅尔,两个年纪相仿的80后天才音乐大师自然有很多共同语言,杜达梅尔亲自开车带着郎朗去吃烧烤,郎朗要在北京招待杜达梅尔吃火锅。

10.jpg

除了和年纪相仿的杜达梅尔关系很好之外,指挥大师小泽征尔亲自拉着郎朗在国家大剧院返场,并亲手帮郎朗打开琴盖。巴伦勃依姆甚至想招郎朗当姑爷,格拉夫曼的生日宴会上经常会出现自己得意弟子郎朗的身影。

11.jpg

4.“非郎不可”的品牌效应

郎朗在今年7月份全面复出,《纽约时报》7月对郎朗的复出发表了连续大篇幅的评论性报道,评论文章《古典音乐的超级巨星郎朗,悄然回归》更是大篇幅去论证了“为什么郎朗归来是古典音乐界的重大事件”这一高度评价。

12.jpg

美国顶级乐团克利夫兰交响乐团100周年庆典音乐会甚至因为郎朗的到来,音乐会的主办方还加售了走廊票。郎朗在唐格尔伍德(Tanglewood)音乐节的开季舞台上进行复出后首场演出更是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古典乐迷前来欣赏,有郎朗的演出,每次演出结束现场必自发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13.jpg

从唐格尔伍德到琉森音乐节,再到克利夫兰交响乐团100周年庆典音乐会,德意志唱片公司120周年庆典音乐会,每个重大乐团的重大演出都不约而同地邀请郎朗压阵,大有“非郎不可”的感觉,顶级乐团的演出似乎正在形成某种惯例,即重大演出必请郎朗!

14.jpg

郎朗,一个来自中国的钢琴家,用他自己的努力,在一个西方人占据绝对优势的古典音乐领域,硬是靠自己的硬实力给中国人占据了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感谢这样的中国骄傲!

15.jpg

微信图片_20181130202344.jpg

[编辑:褚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