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商城系统集成狐说西游宽带自助
首页>星部落>朴树:只有奄奄一息过,那个真正的我才能够诞生

朴树:只有奄奄一息过,那个真正的我才能够诞生

2017-10-25 09:39:36作者:

5555.jpg

“这一季来的理由是什么?”
  “首先这是我的工作是吧,我觉得我得靠这个赚钱啊。”
  “这首歌是表达什么样的心境和情绪呢?”
  “忘了”。
  “你为什么选择这首歌?”
  “经纪人选的,因为他想推广这首歌”。

这是朴树在今年《跨界歌王》上跟主持人的对话,现在想起来依然让人忍俊不禁,可这才是大家心中的那个人啊,不加掩饰,心里想的都在音乐里。

十几年的沉寂,而今终于重出江湖,依旧是那个耿直的少年,记忆中的他永远没走,永远牵动着大家的思绪。
就像高晓松说的“20年人来人往,你还在,不是因为你爱这圈子,是因为这圈子爱你。”

朴树,本名濮树,1973年11月8日出生于南京,成长于北京。

66666.jpg

朴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北大教授。
 
朴树“小升初”考试那年,语文加数学满分200,他考了173,北大附中的录取线是173.5分。父亲为此事奔走了一个月,未果。至今父子都记得那0.5分。
 
北大的家属院里,孩子们从小就立志成为科学家。北大附小、附中、北大,出国留学,是他们的前程路线。朴树回忆:“真是觉得低人一等。你没考上,你爸妈都没法做人了。”
 
初中还没毕业,朴树煞有介事地告诉父母:“音乐比我的生命还重要。”
 
直到朴树把父亲给他的游戏机偷偷卖掉,用这钱报了一个吉他班,他们才意识到:儿子这次是玩真的。
 
朴树的高中也是混过来的,还休学了一年。由于有抑郁症,父母不敢对他施压。他组了乐队,每天晚上跟一帮人去北大草坪弹琴。
 
1993年,朴树还是豁出命读了几个月的书,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拿到录取通知书,给父母:“我是为你们考的,不去了啊。”但终究还是去读了书。

青春期叛逆是朴树音乐中的一个重要命题。
 
刚上大学,他觉得自己的长发有点扎眼,准备剪掉;正好书记来视察,一眼看见了他的长发,“去剪掉,不然不许你参加军训。”朴树炸了:头发是我的,我想理就理,不想理就不理!
 
大二时他退了学,每晚10点半,带着吉他去家门口的小运河边弹琴唱歌,第二天早上4点回来,风雨无阻。父母不死心,找人给他保留了一年学籍。无效,他至今还是高中学历。
 
在家写了两年歌,母亲问他要不要出去端盘子,朴树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应该赚点儿钱。

1996年,朴树正式成为麦田公司的签约歌手,老板宋柯。
 
“濮树”从此成了“朴树”。
 
高晓松回忆当时的场景:“我这辈子没见过宋柯哭过,但当朴树抱着吉他弹唱了《那些花儿》,他第一次哭了,过了几天,朴树又来了,当他唱《白桦林》的时候,他哭的像个鬼一样。”
 
曾经的他是多么的放荡不羁爱自由,考上首都师范大学以后却辍学了,吉他成了他的伙伴,两年以后,他抱着吉他去找高晓松卖歌,因为生活。


777.jpg

1999年1月,朴树发行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年》,补上了校园民谣这一课。这张略带一丝忧郁的专辑让他赢得了不少歌迷。
 
专辑磁带里附着一张“麦田公司歌迷单”,当时的经纪人张璐一笔一画地把统计结果抄了下来,保留至今:在2643封歌迷来信中,最受欢迎的三首歌是《白桦林》、《NEW BOY》和《那些花儿》。
 
朴树的歌词特别诗意化,嗓音又特别脆弱。他的歌就像朗诵诗一样,脆弱就会特别打动人。
 
一堆歌就这样写出来了,先是《火车开往冬天》,然后是《白桦林》。念叨着小时候母亲总哼的那些俄罗斯歌曲,朴树琢磨出一个旋律,觉得不错,就瞎编了一个故事,把词填上。
 
1998年北约对南联盟发动科索沃战争,5月8日,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到轰炸,3名中国记者死难。俄罗斯实行了“有限介入”,派伞兵抢占了科索沃首府机场。
 
不断有歌迷来信,把这首包含俄罗斯元素、战争元素、历史元素的《白桦林》跟这场战争联系起来。麦田公司趁机就此展开宣传。
 
一年之内,《我去2000年》卖了30万盘。
 
这首歌红到他自己想不到的程度,也让他烦恼到忍无可忍。

2000年央视春晚导演组想找四个有人气的、“非主旋律”的年轻歌手搞联唱,每人两分钟。
 
他们来找麦田公司,指名要朴树和《白桦林》。
 
朴树不去,说就烦春晚这类主旋律的东西,何况还要假唱。公司上上下下劝说很久:你更应该去占领这个阵地,让它有点年轻人的东西。朴树总算同意了。
 
直播前两天,央视先做了一个节目,让上春晚的演员对着镜头说几句话,再表演一段才艺。朴树跟几位小品演员放在一堆。他崩溃了,“我怎么能跟这伙人一起上呢?”

第二天彩排,张璐正在央视演出大厅上厕所,朴树进来了。“这次春晚我肯定不上了啊。”转身就走。宋柯也没劝动。
 
想了一宿,张璐操起电话给朴树打过去,刚一接通就破口大骂:“所有人都在为你的这个事付出,都在为你服务,你丫知道什么叫尊重吗?如果你不上春晚,公司的上上下下就是被你伤害了……把我们所有的从业人员的路都给堵死了!”
 
朴树哭了,第二天继续参加彩排。

8888.jpg


2000年春晚之后,采访更多了,演出更多了,开始有歌迷在演出现场门口堵他,尖叫。
 
这让朴树不适应。
 
成名使他的抑郁症迅速加重,忽然觉得世界充满黑暗。他开始拖延写歌,拒绝演出。
 
有一年,朴树回到家,母亲对他说:我听了你的歌,你这两年是不是过得不快乐?朴树一下子就哭了,赶忙去洗脸,再装作大大咧咧的样子走开。

2003年11月8日,朴树的三十周岁生日,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上市。
 
几个月后,“百事音乐风云榜”评他为2003年“内地最佳男歌手”、“内地最佳唱作人”,《生如夏花》获“内地最佳专辑”,其中一首歌《Colorful Days》获“内地最佳编曲”,他和张亚东分享“内地最佳制作人”。他的演出身价,已经是国内前三名。
 
他有了新的演艺经纪人邓小建,也有了一个使用至今的称呼,“朴师傅”。
 
《生如夏花》之后,公司给朴树组织了52个城市的巡回演出,朴树、邓小建和另外两个工作人员组成了“西游四人组”。
 
52个城市的巡演几乎彻底摧毁了朴树。一段时间内,他成了各色人等“求医”的对象,不厌其烦地对他们一遍一遍讲:千万不要伤害自己,如果你把今天晚上熬过去,明天早上你会发现完全不一样,你昨天晚上想的是不对的……
 
连续几年,他拒绝再写歌,更拒绝趁热打铁再出新专辑。
 
之后,他选择了暂时的离开,在郊区租了一个房子,过上了隐士一般的生活,消失在了大众的眼里。
 
正如朴树所说:“当你没做好精神准备时,你得到什么东西,都会变成负担,名和利都会变成负担,它只会给你一瞬间的快乐”。
 
2005年,朴树与妻子吴晓敏低调完婚。
 
2009年,朴树与太合麦田的合约到期,没有续约,彻底成了自由人。

9999.jpg

朴树说之前之所以远离这个行业,是因为对国内做音乐的人很失望,后来想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个,“就是你不能拥有生活的全部,所以就去选择了最喜欢的那些,其他的那些可以不要。”
 
朴树一直在强调很喜欢现在的状态,也不再去想那么多关于这个行业,只是觉得做唱片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因为没有公司管制,就可以没有计划,直到做到开心为止,“虽然我这两年自己做唱片真的是特孤立无援,但是我觉得我把我的初衷找回来了。我还是那么爱音乐。”

[编辑:赵俊]